金沙官网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

央广《王冠红人馆》财经报告:特朗普减税缓慢

时间:2017-10-14 09:5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9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共和党领袖披露了税改框架,主要包括两层意义:降低税率和简化税收法律。在推翻奥巴马医保法案未遂的情况下,减税计划作为特朗普竞选时最重要的承诺

  9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共和党领袖披露了税改框架,主要包括两层意义:降低税率和简化税收法律。在推翻奥巴马医保法案未遂的情况下,减税计划作为特朗普竞选时最重要的承诺,能否在两院审议通过?法案通过将为美国各阶层带来怎样影响?共和党与能否摒弃前嫌弥合矛盾?早已高企的国债,还能否承受减税带来的压力?央广《王冠红人馆》财经报告为您深度解析特朗普减税计划。

  这是美国自1986年以来第一次全面的税法改革。综观这份9页纸的税改方案,大致包括以下几项关键内容:

  第二,翻倍调高个人所得税免征额。单身人士的免征额从6350美元提高至1.2万美元,家庭(已婚夫妻)的免征额从此前的1.27万美元调高至2.4万美元。

  特朗普在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登台,进行了超过一个小时的演讲,为税收改革框架拉票。国会的人和共和党人没有理由不团结一致为美国人民带来这一巨大的胜利,重现中产阶层奇迹。

  在医改问题上屡屡碰壁的特朗普自上台以来未能就任何重要政策立法,而眼见民众和党内支持率越来越低,减税的立法胜利正是这位非传统总统急需的突破。

  计划虽已公布,但还有许多权衡得失的艰难决定有待议员们做出。议员、游说者和政府可能展开持续数个月的讨价还价,或令联邦政府对企业和个人征税的方式出现调整。

  美国宪法规定,所有法案由国会自行提出,因此形式上只有国会议员有权提出法案。通常议案都是在两院同时被提出,除非涉及到某个议院独有的权利,例如财政或者条约。美国宪法规定,国会有权征税,而所有税务和拨款的动议必须由众议院提出。

  每一个议院的审议过程都是一样的,提出、审议、表决。但是一个议院表决之后还没完,比如说众议院表决之后要交给参议院,如果参议院表决通过就等总统签署,但是往往参议院和众议院之间通过的版本有差异,这就必须要两院组成一个联合委员会协商,协商一致的版本再回两院继续投票,直到两院全通过,才能交给总统签署。

  交到总统这里,还有三种可能:总统签署、搁置、否决。总统签署,法案生效。如果总统搁置,那么搁置10天,如果议会没有休会,议案自动生效,如果10天内休会,议案作废。总统也可以否决,但两院也有反制的措施,若两院各自以三分之二票数通过,议案生效。(比如前不久国会通过的对俄制裁新法案,国会支持率太高,总统就算想否决也没用)

  按照这个流程走下来,顺利的话也要明年了,而实际上最难办的不是流程长,而是美国税法过于复杂,这也会使立法及修改本身面临巨大挑战。现在的争议很大一部分也是来源于复杂性。

  美国税法之繁复可谓冠绝全球。特朗普9月30日说,90%的美国人需要依靠专家来帮助他们报税。单是指导居民报税的说明就长达241页,而1935年时仅为2页。复杂难懂的税法给居民和企业带来巨大经济负担。白宫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纳税人每年花在税法合规上的时间高达60亿个小时,合规成本高达2620亿美元。但就如何彻底改革美国日趋复杂的税法,特朗普并没有给出操作方案。

  根据共和党的税改方案,企业税率将从目前的35%调降至20%。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39.6%下调至35%。

  制造商、大企业高管、零售商以及保守团体纷纷发表支持性声明,表明共和党的提议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尤其得到了商界的支持。而共和党的税改计划势必会令房地产经纪、地方政府以及慈善机构蒙受损失,他们纷纷表达担忧,这预示着该税改方案可能会面临强大阻力。

  目前这个方案中还有太多具体内容未能解决,比如企业税率减免和抵税的不同使用,个人税率和地方税抵税的最终做法。华尔街主流券商BMO在研报中表示。

  而根据瑞银的统计,从美国企业海外持有的利润数据来看,微软以1240亿美元的海外持有利润排在第一,苹果则以1098亿美元的海外利润紧随其后。

  华创证券研究员吉灵浩指出,如果对回流的资金用途进行规定,以及使用属地制原则之后,能够刺激在美国的投资,减少美国企业海外利润的留存。

  人士批评称,该计划更加利好富人,因为下调企业税税率以及废除遗产税等一些调整提议,将使最富有家庭相对而言获益更多。

  参院人对这份减税计划表示不满。参院领袖舒默说,特朗普的计划只是给了中产阶级一些面包屑,真正获利的是那些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的人。

  舒默还批评新框架将个人所得税最低税率从10%提高到12%的做法,称这是对美国工人阶级的暴力一击。

  美国参议院金融委员会领袖Ron Wyden表示,如果这个框架计划真的是为中产阶级谋福利的话,特朗普大楼就成了中产阶级之家了。

  评论认为,税改对美国最富阶层是巨大的暴利,却不会直接惠及占三分之一人口的底层民众。至于中产阶层,获益程度也不痛不痒,更有可能得到增税的结果。

  对巨富阶层来说,取消房产遗产税和替代性最低税(alternative minimum tax)都是利好。房产遗产税每年影响几千个超级富翁家庭,而替代性最低税是为防止逃税设计的安全网。现在两个税种都取消将使富人受益。据有限的公开数据显示,2005年,替代性最低税迫使特朗普支付了3100万美元的额外税收。

  据美国税务基金会的预计,税改获益最多的还是占全美家庭总收入20%的富人,即年收入48万美元以上的家庭。随着最高个人所得税率降至35%,占人口1%的富人将因此增加5.3%的税后收入。再加上取消遗产税,会让他们的子女受益更大。

  对中产阶层而言,特朗普虽反复承诺,将减少中产家庭的税收,但税改计划没有具体规定减税的收入门槛。虽然计划还提议用儿童税收抵免取代现行的税收减免政策,但政府也未明言到底能抵免多少。因此,尽管部分家庭可能会得到减税,但另一些家庭最终可能是缴更多的税。

  虽然此前共和党内在多个问题上与特朗普存在分歧,但此次关于减税的问题,共和党的态度与特朗普基本达成了一致。

  众院议长莱恩表示:今天,我们朝着修补我们破碎的税法的目标走近一步。这是我们给中产阶级真正减税、创造国内就业、推动史无前例的经济增长的最好机会。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说,这是我们一代人才有一次的机会,可以从根本上重新思考我们的税法。我们能够释放经济潜能、推动增长、吸引就业机会、提高美国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

  此外,虽然表示了不满,但只是对细节不满,对减税这样普惠的事件几乎没人能反对,因此其反对的强烈程度不大。作为在野党,当前重要的是与特朗普周旋,讨价还价,从中获得对下次竞选有利的资本。全力围剿减税法案对他们也没有好处,但必须表达不满,并且要让选民看到自己在为他们争取利益,否则减税的所有功劳全都落在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头上,那将对下一次的竞选产生更大的阻力。

  在此次的税改方案中,特朗普和其团队特别注重了党内外的一系列声音。从五个月前的一纸方案到本次的九页框架,其改革明显温和了很多,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将企业税率从五个月前的15%升至20%。而多次经历立法及行政挫折的特朗普,也在当天在推销税改大纲时作出向政治现实低头的姿态,特别点明税改需要人的支持,呼吁两党在税改问题上合作。

  目前的税改框架的特点是模糊,比如在企业税收降至20%这样洪亮的口号下,框架并没有表明具体如何实施,但这恰巧为后续条款谈判留下更多的回旋余地。 一位华尔街保险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表示。

  框架协议发布后,市场的主流观点与这位经济学家类似:即作为未来纲领的愿望清单,框架协议一方面符合了市场对税改的最低预期,更重要的是议案的方向性获得了多方的认可,而这使得未来的具体议案不会偏离框架太多。共和党正在向寻求一个平衡点,如果在一些细节问题上得到改善,特朗普的税改计划落地可行性较高。

  里根政府减税政策(1981年8月)、阿富汗战争(2001年10月)、伊拉克战争(2003年3月)、布什政府时代的减税政策、经济大衰退(2007年12月)、奥巴马政府经济刺激计划(2009年2月)、特朗普就任新一届美国总统(2017年1月)。这些重要的历史节点背后都有国债激增的轨迹烙印。

  特朗普版税改让人联想起1981年里根总统的大规模减税和2001年小布什总统的减税计划。但是,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的减税红利将会很有限,因为时势已今非昔比。单靠加快经济增长和减少税收抵扣并不足以抵消大规模减税带来的财政压力,最终很可能会导致美国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上升。

  里根和小布什减税时,联邦债务规模比现在小,公共债务占GDP分别为24%和31%,但如今已达到75%。特朗普虽然表示,减税不会增加联邦债务。但是里根与小布什的税改结果都推升了债务。

  比如,奉行供给学派的里根,虽然通过税改等一系列组合拳把美国带出了滞涨,但其认定的减税不会带来赤字的信条却在现实中彻底落空。1986年时的美国,也已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

  再如,小布什时代的减税计划,事实上是以克林顿时代历史性盈余的基础上才得以推进的,其结果却是在未见经济绩效的前提下,彻底让联邦财政在短短几年内就陷入了赤字低谷。

  在里根减税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在里根两个任期的8年中平均每年以3.2%增长。这略大于8年前平均2.8%的增长和远大于随后8年平均2.1%的增长,但此增长低于20世纪60年代,肯尼迪1964年减税30%后产生每年5%的GDP增长率。

  三个重要事情开始有向错误方向发展的趋势。国家储蓄--包括政府储蓄--从20世纪70年代的7.7%跌到1990年的3%。商业投资从20世纪70年代GDP的18.6%跌到20世纪80年代的17.4%。那生产力呢?第二世界大战后的25年里,每个雇员的产出以每年2.8%的平均速率增长。在80年代,此速率跌到1%以下。

  在1995年后生产率有一定提高,但这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劳工部采取新的方法进行计算。储蓄减少了,商业投资减少了,生产率降低了,你不能期望经济会运行得很好,它也的确没有。

  当供给经济学家所说的供应面完全失败时,需求面有了令人吃惊的成功。里根一行至少解决了如何为一个帝国埋单:就是借钱。

  作为GDP的一定比例,联邦政府收入从1981年的20.2%降到1992年的18.6%,但支出从1981年的22.9%升到1992的23.5%,自然,债务上升了。

  联邦预算问责委员会估计,按照税改计划,10年内共计减税约5.8万亿美元,到2027年时将新增2.2万亿美元开支。

  关注美国财政挑战的彼得·彼得森基金会主席迈克尔·彼得森表示,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已超过20万亿美元,税改不应该推动美国政府债务继续上升,必须对美国财政负责,否则最终会伤害美国经济增长。

  减税计划作为特朗普竞选时最重要的承诺一直十分夺人眼球。即便不确定性重重,但在目前框架协议得到了共和党内不同势力的支持、共和党控制国会两院的环境下,正如特朗普所说,这仍然是美国几十年来税改的历史性机遇。不过,面对当前债台高筑的美国财政基本面,减税红利若无法避免债务压力超出负荷,那么其依然是在为历史埋下的定时炸弹不断调快启动时间。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31日表示,特朗普政府将于9月底公布税制改革方案具体细节,致力于推动国会今年底完成税改立法。姆努钦还敦促美国国会尽快提高政府债务上限,因为近日横扫得克萨斯州南部地区的“哈维”飓风会增加政府救灾开支。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其雄心勃勃的税改计划一直是各界关注的重点。特朗普税改计划可能使美国富人成为绝对受惠人群,中产阶层的负担将加重,这会使美国本来就已加剧的社会分化更遭诟病。

  美国白宫负责立法事务的高级官员马克·肖特7月31日透露了白宫预期的税改进度表,称白宫希望在今年11月完成税改立法。在废除“奥巴马医改”的努力失败之后,现在国会共和党人和白宫开始积极推进税改,希望能尽快实现立法议程上的胜利。

  减税计划作为特朗普竞选时最重要的承诺,能否在两院审议通过?法案通过将为美国各阶层带来怎样影响?共和党与能否摒弃前嫌弥合矛盾?早已高企的国债,还能否承受减税带来的压力?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
(0)
0%
踩一?
(0)
0%
------分隔?----------------------------